总是在爬墙

【拉啃】一个玩梗小脑洞

    “公子呐,你这几天像是有心事的样子,刚才酒宴上老爷子问你话你都愣神了,而且我和你说话的时候,你也心不在焉的。”谁也没想到,喝过一点酒的李在焕一改乖巧懵懂的样子,变得喋喋不休。金元植有些后悔刚才让他一同落座,更后悔没耐住他的软磨硬泡,让他喝下了自己杯中的佳酿。
    “我来猜猜,公子为什么烦心呢……”此时大概是酒虫都进了脑袋,李在焕已经不止是言语上的聒噪,肢体上也开始了手舞足蹈。嘴中念念有词的惦记着他家公子,于是便难以一心二用,脚步虚浮,走路也不管不顾地直往前走。
    金元植见状忙过去拉着他回客房,李在焕便径直靠在他身上,两个人黏成了一个人,歪歪扭扭地饶了一圈,走了好一会儿才回到客房。好在李在焕已经折腾的没有什么力气了,这才能乖乖地让金元植帮他脱去礼服,擦洗一下。等到收拾好自己,躺在床上时,金元植已经是筋疲力尽了。
    已经躺了一会儿的李在焕却是养好了精神,又开始了他的絮叨:“公子,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在烦心什么啊?”
    在烦心你啊。身旁的人给他带来了太多需要考虑的问题,金元植只觉得脑中一团乱麻,又不敢将那些会令李在焕困惑无解的真相就这么轻易地告诉他。千言万语搅在了一起,却找不出一个话头,他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    李在焕很明显不满意这个无声的应答,沉默片刻又追问起来:“我们江南风灵毓秀,山水如画,是养人的好地方,江南的姑娘们更是个个人比花娇,公子你不会是看上哪家的姑娘了吧?”
    姑娘?金元植有些哭笑不得,姑娘是没看上哪个,文弱的少男倒是拐跑了一个。
    看着李在焕晶亮亮的眸子,那双眼仍是孩童般清澈纯净,满含着好奇与期待,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才不会吓到他。
    “垆边人似月,皓腕凝霜雪。”金元植轻轻念出这句诗,希望那人能稍稍懂得一点自己的心意。
    “唔……我知道了,莫非公子你喜欢卖酒的阿青姑娘!怪不得上次你让我买酒的时候一直站在旁边看她呢!”李在焕像是破解了什么谜题般兴奋,激动地凑近金元植,期望着他认可的答复。
    金元植有些郁闷,怎么能看出他喜欢阿青姑娘的,明明是旁边卖糖人的小阿哥一直盯着她啊。胸中气闷不过,他一把捞过身旁人细白的腕子,狠狠地咬了一口。
    果不其然,李在焕大叫起来:“啊啊啊好疼!你干嘛咬我啊?”
    “你是傻瓜吗?”我根本不在意什么阿青姑娘。
    “啊?”
    “你是傻瓜吗?”我一切的烦心事都来自于你。
    “怎么突然这么问?”
    “你是傻瓜吗?”从始至终我只有迁就过你。
    “干嘛一直问我这个?”
    “你是傻瓜吗?”你真的看不出我喜欢你吗。
    “啊啊啊我不是!”李在焕终于忍受不了这不断重复的问题,大喊了一句。他赌气似的背过身,再一开口,语气中充满了孩子生气的意味:“我要睡觉了,不管你了。”
    “嗯睡吧,今天你也很累了。”金元植从背后搂住他,默默念着:在焕哥你就是傻瓜啊。
    空气中的呼吸声渐渐加重,忙碌了一天的两个人,终于进入了宁静的梦乡。







高考完收拾语文书被“垆边人似月,皓腕凝霜雪。”这句诗戳中,脑海中闪过江南烟雨蒙蒙的小镇和镇上卖酒的姑娘,慢慢的变成了这个脑洞。这只是一个小片段,争取尽早把前面的情节不上。而且感觉这写的看不出古风,完全通篇玩梗……等到情节接上的时候会认真的改一下……

评论(3)

热度(3)